直言同情日本侵略军还支持父母安乐死这部综艺

2018-02-01 作者:admin   |   浏览(122)

  一档文化类综艺节目,第一季于去年12月5日首播,至今仍在豆瓣上维持着8.9这一并不算低的评分

  又或许是因为那些娓娓道来的情感,的的确确触及到了我们每一个人心底最困惑不解、最想质疑和呐喊的那部分。

  总之,在喧哗闹腾并始终踩着快进键向前奔走的互联网时代,《见字如面》征集到不曾被大众了解的信件,配上拆信人的解读以及艺术家们声情并茂的朗读,赐予了这浮躁的社会 “慢一点、停一停、想一想”的理由。

  延续第一季中以强大明星阵容作为信件朗读者的形式,回归后的《见字如面》采纳了观众关于“解读时间过短”、“信件类型太过跳跃、分类模糊”等意见,对节目进行了全面升级:

  由无序到统一,节目开篇就明确告知,本期拆读的所有信件都将围绕一个共同的主题

  却又并非该主题的循环复刻,而是来自不同时期、不同历史背景、不同层面、甚至不同阶层的人,他们在提笔书写的当下,对“生死”这一命题的感知。

  一改之前由主持人、两位嘉宾组成的三人拆信组模式,《见字如面》第二季开始将拆信、解读两部分分开,邀请著名配音演员徐涛担任专门的讲述者,在信件与大家“见面”之前,交代每一封信的来龙去脉

  许子东老师、梁文道老师与主持人翟毓红一起作为解读者,为观众理清信件出现的当下,整个历史大背景以及写信者本人的境况遭遇。

  从第二季第一期的片长(约1小时24分)来看,较第一季增加的不仅仅是那半小时的时间长度,而是多了嘉宾个人对信件本身的理解与感触,在此基础上去为观众做进一步的解读,最后产生出由信件所引发的关于人类、人性、社会、生活等话题的思考。

  青年演员周迅在这期《见字如面》中朗读了两封书信,一封来自太平轮幸存者于生还次日写给家人的平安信,另一封则来自武汉空战烈士的妹妹,写给与她哥哥同归于尽的日军飞行员之妻的书信。

  我们通常会有这样一种认知,死里逃生,应该是最值得庆幸和欢喜的事。然而,对不少真正经历了与死亡擦肩而过的人来说,幸存后的罪疚感远远比劫后余生的喜悦来得多得多——

  “那么多的人都死了,甚至连对我有救命之恩的表哥也没能逃离灾难,为什么偏偏是我活了下来?”

  因此,尽管周迅在读到沉船、挣扎、求生处数次哽咽,却唯独在“写信人见到表哥父亲”时停顿了许久,甚至泣不成声。

  这是周迅带入了一种“见字如面”似的感同身受,也是节目组或者说是信件本身向我们抛来的一个无法找寻到标准答案的命题——生死与无常。

  关于“生死”的探讨并没有就此打住,《见字如面》又让周迅带着我们去看到惯性思维外的另一个世界——

  面对牵扯着家国仇恨的生离死别,敌视、痛恨乃至咒骂往往都是理所当然。但出乎我们意料,甚至在今天看来完全无法想象的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公众,会对侵略者的死亡有着同情共感的情绪。

  无论是在当时全国多数报纸转载刊登了这封写给敌军遗属的书信,还是时任《大公报》总编辑的王芸生先生,在抗战胜利的社论中写到:

  “我昨天看到那些日本人,整整齐齐却又一脸漠然,还有的人忍不住哭,(这时)我也忍不住同情起他们。”

  对此,许子东老师笑谈,“若是同样的事出现在有微博的今天,王芸生先生一定会被(键盘侠)骂死”。

  身处和平年代的我们,依然会被时不时出现的“不和谐的声音”激起愤恨,却不曾想,在当年几乎每一天每家都有人死在日本人手下的时候,那时的中国公民却在用另一种方式看待和思考民族与生死。

  这些由信件牵引出来的思考,也许直到节目结束,都不会有任何整齐划一的解答,“解决问题”也并非《见字如面》的目的和初衷。

  观众能够借此来刷新对某一事物根深蒂固的看法,对自我有一次不同以往的认知,或许就是这个节目存在的意义。

  看《鹿鼎记》长大的我们,对吴三桂的印象归结起来不外乎以下几个词:投敌叛国、汉奸、满清走狗、三藩头号人物......

  若非要说吴三桂没有到达“大奸极恶”的程度,我们也只能拿“冲冠一怒为红颜”视作他还算是性情中人的象征。

  然而,当梁文道老师告诉你,吴三桂与陈圆圆的柔情纠葛,或许根本就是清朝王室为吴三桂造反而虚构出来的一段掌故

  甚至追溯“吴三桂因陈圆圆而致国破家亡”这一说法的源头,在当时那个年代都没有找到最原始的文献,反而是到了康熙年间才开始大量出现

  这时,我们便会开始花哪怕一分钟的时间去思考:那些被普遍认同或者确信理当如此的人物、事情,在他/它们背后,是否还藏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解释?

  再回到信件本身,当表演艺术家赵立新朗读完吴三桂写给其父亲的书信后,不只让小编暗叹“原来你是这样的吴三桂”,许子东老师也连连表示经此一番,已毁三观。

  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城之时,作为镇守北京的最高统帅,吴三桂的父亲吴襄非但没能组织出有效的抵抗,自己还成了李自成的俘虏。

  面对“外有满清铁骑进攻、内有李自成持父要挟围困”的双重困境,吴三桂写下了这封充斥着诀别意味的书信——

  至此,我们印象中那个大奸大恶的吴三桂是否已经变了一个模样?而赵立新以夹杂着慷慨的悲情读完书信时,他眼中的泪水,又对这封三百多年前的书信有着怎样的触动?

  徐涛老师感叹“历史如果总是被简单地解读,趣味就少了很多”,梁文道老师发声“有固定印象的人物,其实总比我们想象中复杂得多”。

  小编想,如果没有《见字如面》的这一次“拆信”,我们或许不会想到要去搜索吴三桂的详细生平,对这个大名鼎鼎的历史人物的认识,也许就只能停留在影视作品的描述以及贴着“汉奸”、“卖国贼”的标签中。

  可以说,《见字如面》从来不是一档“下饭”综艺。它虽然安静,却又在字里行间与殷殷之情中暗涌着令人深感不安、促使观众自愿“静止”的元素。

  琼瑶阿姨希望子女在她行将就木之时,能够应允她提出的“尊严死”,而不愿子女的爱成为她自然死亡的最大阻力

  它不去拼命煽情,更没有纯粹讲感动,甚至不去对书信做任何情感润色,只还原那些质朴的、看似没有情绪化的字眼

  “妈妈知道你不回来吃饭,她就不想烧饭了......我到今天才知道,妈妈生下来就是为你烧饭的。”

  喜欢《见字如面》,倒不是显摆的噱头,小编只觉得是一种幸运。有幸触及到尘封的过去,有幸知道了圈子以外的世界,有幸借他人的人生窥探夜幕下的生活,有幸在此见字如面。